<var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9tdx5"></var>
<var id="9tdx5"><strike id="9tdx5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thead id="9tdx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9tdx5"><strike id="9tdx5"><thead id="9tdx5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9tdx5"></cite>
<var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9tdx5"><video id="9tdx5"><thead id="9tdx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9tdx5"></cite><var id="9tdx5"></var>
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

《四個春天》:真實生活是最感人的,但光有感人還不夠(201911)

2019-11-12| 發布者: 弋陽百事通| 查看: 144| 評論: 3|來源:互聯網

摘要: 早晨走進影院,諾大的放映廳里只有我和另一位老兄面面相覷,不免尷尬,于是換到了后一排。相比前幾日人氣一......
早晨走進影院,諾大的放映廳里只有我和另一位老兄面面相覷,不免尷尬,于是換到了后一排。相比前幾日人氣一度爆棚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或許這才是文藝電影真實的上座情況。而《四個春天》從內容選材、敘事技巧到結構框架,也都和《地球》形成了鮮明的反差。返璞歸真、清醒感人,成了這部紀錄片的最大特點。
片名是“四個春天”,導演陸慶屹也就如實地拍攝了自己所在的家庭一同度過的四個春節。挑選這個時間節點,用意也很明顯。春節象征著團圓,對任何一個中國家庭來說都有著特別的含義。沒有連貫的故事線索,也沒有波折的情節轉換,本片幾乎全由一個個生活片段構成。展現真實的生活場景,從第一分鐘起,每一位觀眾都能理解導演的想法。
正因真實,所以格外感人。兒子的衣領亂了,母親要幫他整理,兒子一邊嘟囔著不用,一邊順從地任由母親處置。這樣的生活細節,會發生在每一個普通中國家庭里。觀眾因此在情感上與本片主創產生共鳴,也就顯得順理成章。言語不多但又對子女愛得深沉的父親、絮絮叨叨卻又勤勞善良的母親,是導演的至親,又好像就在我們身邊。這是他們的日常,又好像存在于我們的記憶里,《四個春天》的動人之處,正在于此。
影片從第二個段落起,基調急轉直下。之前還被路人誤會為“80后”的姐姐,忽然之間臥病在床。奇跡沒有出現,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一幕,讓所有觀眾心頭一沉。影片的鏡頭是克制的,沒有嚎啕大哭,也沒有悲痛欲絕,父母親疲憊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。生與死、擁有與失去、幸福與悲傷、團聚與殘缺……一系列命題都蘊含在看似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里。
第三個春天里的舊日影像,第四個春天里的生機盎然,說盡了人類生命的堅韌。盡管還會在姐姐的遺像前偷偷抹淚,但父親已經決定“要每天為家里做一件事”,而母親也捧起了綠植,感嘆道“心曠神怡啊”。學習使用微信時哈哈大笑,在電腦前瞇著眼上淘寶,制作完蜂房后心滿意足……這對老人總能在苦中作樂,找到生活的方向和目標。但最讓我忘不了的,還是每年春節假期結束,老人們在清晨目送兒子回北京,把所有的感情都埋藏在了落寞的背影里。當影片最后,兩位老人并肩在鏡頭前展現出燦爛的笑容時,不瞞您說,兩行熱淚已從本人的臉頰滑落。幸好,放映廳里已沒有了別人。多陪伴親人吧,趁我們還在一起。
感人,真的很感人。不難理解,陳坤和周迅兩位大明星為何要為本片背書。在此,無意評判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與本片在藝術質量上的高低優劣,但或許畢贛導演也應該從本片中汲取一點營養:對生命本質的追問,有時候也可用很簡單的辦法來表現。
但是,感人的紀錄片,就是一部成功的紀錄片嗎?感動過后,這個問題是不應該,也是不能被忽略的。須知,紀錄片的基石應該是客觀性??稍谟幸鉄o意之間,導演賦予本片春天般的溫暖,卻剔除了生活中的陰霾。撇開姐姐的去世不談,導演一家的氣氛實在太過融洽,太過和諧,以至于完美得難以置信。在影片中,許多生活中的重要方面缺席了,比如子女的工作情況、父輩與下一代的交流問題等等。當然,或許導演的家庭生活本就是幸福美滿,但一味突出親情美好的一面,使得影片的傾向性過于明顯,這是紀錄片拍攝中的大忌。
文學理論早就告訴過我們,真正意義上的現實主義文學是不存在的。對材料的選取、對敘事的處理,都蘊含著作者的主觀意圖。正因如此,在完成一部紀錄片時,更應格外謹慎。要知道,創作意圖一旦被情感完全吞沒,紀錄片的特質也就失去了大半。
說這些,并不是想對《四個春天》吹毛求疵。必須承認,這是一部十分優秀的作品,渴求其面面俱到、十全十美是完全沒有必要的。不過,藝術創作如何避免過猶不及,仍然是個值得探討的話題。在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《狗十三》等電影中,原生家庭的惡劣環境被渲染到了極致,似乎從某種程度上印證了“父母皆禍害”的論斷。而在《四個春天》里,中國家庭又美好到了令所有觀眾向往的程度。這種鮮明的對比,恐怕算不得好現象。
但不管怎么說,唯有懂得凝視真實生活、瞄準普通百姓的創作者,才能為廣大觀眾奉上優秀的文藝作品。從2018年大熱的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無名之輩》,到如今的《四個春天》,無不證明了這一點。很多年前,錢谷融先生說過,文學是人學。依我看,電影藝術歸根結底也是一門人學。參透這門學問,可能比掌握長鏡頭、蒙太奇等技法更重要。

芬香
芬香
芬香

分享至:
| 收藏

最新評論(3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弋陽百事通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弋陽百事通 X3.2

© 2015-2020 弋陽百事通 版權所有

微信掃一掃

微信买彩票中奖不给钱